臺風黑格比

(2020年第4號臺風)

編輯 鎖定 討論 上傳視頻
臺風黑格比(英語:Typhoon Hagupit,國際編號:2004,聯合臺風警報中心:03W,菲律賓大氣地球物理和天文管理局:Dindo)為2020年太平洋臺風季第4個被命名的風暴。“黑格比”一名由菲律賓提供,意為鞭子。 [1] 
“黑格比”的前身是2020年7月31日在呂宋島以東生成的擾動92W,于8月1日8時被聯合臺風警報中心給予低壓編號03W,當日20時獲得日本氣象廳命名,隨后一路向西北方向移動,強度逐漸加強,分別于8月3日5時和14時許被中央氣象臺升格為強熱帶風暴 [2]  和臺風, [3]  并于8月4日凌晨3時30分前后以近巔峰強度在浙江省樂清市沿海登陸,登陸時中心附近最大風力有13級(38m/s), [4]  隨后其縱穿浙江省,9時在浙江省內減弱為強熱帶風暴, [5]  17時減弱為熱帶風暴, [6]  隨后臺風縱穿江蘇省,于8月5日5時減弱為熱帶低壓,6時許由江蘇鹽城移入黃海海面并再度增強為熱帶風暴。 [7]  8月6日早上5時,由于“黑格比”變性為溫帶氣旋,中央氣象臺對其停止編號。 [8] 
臺風“黑格比”給登陸地溫州帶來28.58億的經濟損失, [9]  其變性的溫帶氣旋給韓國帶來洪澇災害和地質災害,共造成17人死亡,10人失蹤。 [10] 
中文名
臺風黑格比
外文名
Typhoon Hagupit
國際編號
2004
起編日期
2020年8月1日
停編日期
2020年8月6日
JTWC數據
75kt,971hPa
CMA數據
38m/s,970hPa
JMA數據
70kt,975hPa
人員傷亡
22人死亡,10人失蹤 [10-11] 
經濟損失
104.6億人民幣 [11] 

臺風黑格比命名由來

編輯
為避免臺風名稱的混亂,1997年11月25日-12月1日,有關國家和地區在香港舉行的世界氣象組織(簡稱WMO)臺風委員會第30次會議上決定規范臺風的命名,其中,西北太平洋和南海的熱帶氣旋,采用具有亞洲風格的名字命名,其命名方法是:事先制定一個命名表,然后按照順序年復一年地循環重復使用。該命名表即西北太平洋和南海熱帶氣旋命名系統。該命名表共140個名字,由WMO所屬的亞太地區的14個成員國和地區提供。 [12]  其中“黑格比”是菲律賓提供的10個名稱之一,意為鞭子。 [13-15]  “黑格比”在命名表中排在第66位,本次是該名稱第四次被使用。 [16] 

臺風黑格比發展過程

編輯
臺風黑格比生成初期 臺風黑格比生成初期
2020年7月末,南海及菲律賓以東洋面季風活躍,出現了多個渦度較高的區域。7月28日15時許,一個熱帶擾動在菲律賓以東的季風槽中生成,美國海軍研究實驗室給予編號91W,91W生成后開始向南海移動,而菲律賓以東的殘余環流則單獨發展,逐漸產生螺旋性。31日9時許,該環流移動至菲律賓呂宋島以東的西北太平洋面上,美國海軍研究實驗室認為其已發展成熱帶擾動,并給予其擾動編號92W。當日11時許,聯合臺風警報中心對其在24小時內形成為熱帶氣旋的機會給予“LOW”的評級。當日14時許,聯合臺風警報中心將其在24小時內形成為熱帶氣旋的機會提升為“MEDIUM”。當日15時許,日本氣象廳直接將其認定為熱帶低氣壓。當日晚間,菲律賓大氣地球物理和天文管理局亦將其認定為熱帶低壓,并給予其當地名稱Dindo。
8月1日2時許,聯合臺風警報中心將其在24小時內形成為熱帶氣旋的機會提升為“HIGH”并發布熱帶氣旋形成警報(TCFA)。9時許,日本氣象廳對其發布烈風警報(GW),隨后聯合臺風警報中心將其升格為熱帶低壓,并給予其正式編號03W。隨后,位于其西南方的熱帶擾動91W才被編號為04W。當日15時許,中央氣象臺亦將其認定為熱帶低壓, [17]  但此時,日本氣象廳已經率先將04W命名為第三號臺風森拉克。 [18]  當日20時許,中央氣象臺率先將其升格為熱帶風暴,隨后,日本氣象廳亦將其升格為熱帶風暴,給予其國際編號2004,并將其命名為黑格比。 [19]  此時黑格比中心位于浙江省溫州市蒼南縣東南方向約950公里的洋面上,就是北緯21.3度,東經127.1度,并以約16公里的時速向西北移動,中心附近最大風力8級(18米/秒)。 [13] 
臺風“森拉克”(左下)與臺風“黑格比”(右下) 臺風“森拉克”(左下)與臺風“黑格比”(右下)
8月2日早晨5點鐘,臺風黑格比中心位于浙江省溫州市蒼南縣東南方大約800公里的洋面上,就是北緯22.2度、東經125.7度,中心附近最大風力8級(18米/秒),中心最低氣壓998百帕。 [20]  此時,受到西南方向臺風“森拉克”的影響,大量水汽聚集在森拉克的附近,黑格比缺乏水汽供應,發展緩慢。8時,聯合臺風警報中心才將其升格為熱帶風暴。17時,熱帶風暴黑格比位于北緯22.6度,東經125.1度,并以15km/h的速度向西北移動,中心附近最大風速20m/s,中心氣壓1000hPa。 [21] 
8月3日2時,視其環流逐漸旺盛,日本氣象廳將其升格為強熱帶風暴。 [22]  隨著臺風“森拉克”的減弱消散,黑格比的氣象條件有所改善,強度增強幅度加快。8月3日5時,中央氣象臺將其升格為強熱帶風暴, [2]  11時,黑格比發展出高層風眼。14時,視其已發展出成熟的風眼,中央氣象臺將第4號臺風黑格比升格為臺風級,同時,聯合臺風警報中心也將其升格為臺風,日本氣象廳也將其升格為臺風。 [22]  15時,臺風中心距離浙江省蒼南縣東偏南方向約245公里。 [3]  當晚,黑格比的風眼迅速清空,20時,中央氣象臺給出38m/s的兩分鐘平均風速、970hPa中心氣壓的巔峰強度評價,同時聯合臺風警報中心也給出了75kt(一分鐘平均),971hPa的巔峰評價,日本氣象廳則在稍后的23時給出了70kt(十分鐘平均),975hPa的巔峰強度評價, [22]  以上評價均維持到了次日凌晨2時。
2020年第4號臺風“黑格比”路徑圖 2020年第4號臺風“黑格比”路徑圖
8月4日凌晨3時30分前后,“黑格比”以近巔峰強度在浙江省樂清市沿海登陸,登陸時中心附近最大風力有13級(38m/s),中心最低氣壓為970百帕。 [4]  受到浙江山地地形影響,“黑格比”的形態迅速崩潰,強度逐漸減弱。8月4日9時,黑格比在浙江省境內由臺風級減弱為強熱帶風暴級, [5]  中心附近最大風力有11級(30米/秒),中心最低氣壓為980百帕,此時,聯合臺風警報中心直接將其降格為熱帶風暴。11時,日本氣象廳將其降格為強熱帶風暴。 [22]  14時,聯合臺風警報中心直接將其降格為熱帶低壓。17時許,中央氣象臺將其降格為熱帶風暴, [23]  此時黑格比仍在浙江省境內。20時,日本氣象廳將其降格為熱帶風暴。21時,臺風進入江蘇省境內,移速有所加快,但強度基本維持。21時,聯合臺風警報中心對其發出最后警報(Final Warning)。
8月5日5時許,中央氣象臺將其降格為熱帶低壓。 [24]  當日6時許,“黑格比”由江蘇鹽城移入黃海西部海面并再度加強。當日8時許,中央氣象臺重新將其升格為熱帶風暴, [7]  但聯合臺風警報中心認為其進一步減弱為熱帶擾動。5日23時,中央氣象臺將其降格為熱帶低壓。
8月6日3時,黑格比在朝鮮黃海南道一帶再次登陸,登陸強度16m/s,998hPa。5時,使其變性為溫帶氣旋,中央氣象臺對其停止編號。 [8]  8時,日本氣象廳認為其已轉化為一股溫帶氣旋,對其停止觀測。 [22] 

臺風黑格比臺風特點

編輯
2020年第4號臺風“黑格比”路徑圖 2020年第4號臺風“黑格比”路徑圖
臺風為近海生成,東海爆發性增強。“黑格比”8月1日夜間生成于距離溫州沿海東南方向不足1000千米的洋面,處于48小時警戒線以內。3日進入東海后強度連升兩級,從熱帶風暴增強至強熱帶風暴,登陸前13小時繼續增強為臺風級。2日22時至3日20時,臺風出現爆發性增強,中心最大風速從8級增強到13級。從臺風編號到登陸僅不足3天時間,強度發展快,增加了臺風災害風險影響預測和防御工作的難度。
近巔峰登陸,環流小,能量集中,實測極大風排影響臺州市臺風第二位。“黑格比”登陸前7小時“黑格比”達到生命史中強度峰值,中心最大風速增至13級,并維持該強度登陸樂清。登陸前的7級風圈半徑在300公里以內,能量集中,與強盛副熱帶高壓之間形成強大氣壓差。
登陸后移速減慢,強降雨影響時間長,雨量分布西多東少。“黑格比”雨帶結構緊實, 4日臺風登陸后移經溫州北部雁蕩山、臺州西部括蒼山、金華東部大盤山時速度減慢,滯留時間延長。 [25] 

臺風黑格比預報預警

編輯

臺風黑格比中央部委

中央氣象臺:2020年8月1日18時發布臺風藍色預警, [17]  8月3日6時發布臺風黃色預警, [26]  8月3日10時繼續發布臺風黃色預警, [27]  8月3日18時發布臺風橙色預警, [28]  8月4日10時發布臺風黃色預警, [29]  8月4日18時發布臺風藍色預警。 [23]  8月6日6時解除所有臺風預警。 [30] 
國家防總:8月2日12時啟動防汛防臺風Ⅳ級應急響應。 [31] 
中國氣象局8月3日8時30分啟動重大氣象災害(臺風)三級應急響應。 [32] 

臺風黑格比福建

福建省氣象局8月1日17時30分啟動重大氣象災害(臺風)Ⅳ級應急響應, [33]  8月2日12時將重大氣象災害(臺風)應急響應提升為Ⅲ級。 [34] 
臺風黑格比路徑圖 臺風黑格比路徑圖
福建省防汛抗旱指揮部:8月1日18時啟動防臺風Ⅳ級應急響應, [35]  8月2日17時提升防臺風應急響應為III級。 [36] 
福建省氣象臺:8月2日7時42分發布臺風藍色預警信號, [37]  8月2日14時59分變更發布臺風黃色預警信號, [38]  8月3日6時25分變更發布臺風橙色預警信號, [39]  8月4日4時2分變更發布臺風黃色預警信號。 [40] 
寧德市氣象臺:8月2日8時6分發布臺風藍色預警信號, [41]  8月2日21時4分變更發布臺風黃色預警信號, [42]  8月3日6時45分變更發布臺風橙色預警信號, [43]  8月4日3時40分變更發布臺風黃色預警信號。 [44] 
福州市氣象臺8月2日16時59分發布臺風藍色預警信號, [45]  8月3日5時46分變更發布臺風黃色預警信號, [46]  8月4日6時50分變更發布臺風藍色預警信號。 [47] 
寧德市海洋預報臺:8月3日8時發布寧德沿海海浪Ⅲ級警報(黃色)。 [48] 
莆田市氣象臺:8月3日10時50分發布臺風藍色預警信號。 [49] 
泉州市氣象臺:8月3日18時12分發布臺風藍色預警信號。 [50] 

臺風黑格比浙江

浙江省防汛抗旱指揮部:8月2日12時啟動防臺風Ⅳ級應急響應, [51-52]  8月3日10時將防臺風應急響應提升至Ⅲ級, [53]  8月3日16時將防臺風應急響應提升至Ⅱ級。 [3] 
浙江海事局8月3日9時發布南區II級警報。 [54] 
溫州市氣象臺:8月2日9時59分發布溫州市區臺風藍色預警信號。 [55]  8月2日20時12分將溫州市區臺風藍色預警信號升級為臺風黃色預警信號。 [56]  8月3日16時46分將溫州市區臺風橙色預警信號升級為臺風紅色預警信號。 [57] 
臺州市防汛抗旱指揮部:8月2日12時啟動防臺風Ⅳ級應急響應, [52]  8月3日10時啟動防臺風Ⅲ級應急響應,8月3日14時啟動防臺風II級應急響應,8月3日18時啟動防臺風I級應急響應。 [58]  4日11時下調為II級應急響應。 [5] 
寧波市氣象臺:8月3日9時,寧波市氣象局提升重大氣象災害(臺風)應急響應為三級。 [59]  8月3日15時28分發布江北區臺風藍色預警信號, [60]  8月4日4時17分將江北區臺風藍色預警信號升級為臺風黃色預警信號。 [61] 
杭州市氣象臺:8月3日16時25分發布臺風藍色預警信號。 [62] 
嘉興市氣象臺:8月3日17時41分發布臺風藍色預警信號。 [63] 

臺風黑格比上海

上海中心氣象臺8月3日18時30分發布臺風藍色預警。 [64] 

臺風黑格比江蘇

江蘇省防汛抗旱指揮部辦公室:8月4日10時30分起啟動江蘇省防臺風Ⅳ級應急響應。 [65] 
江蘇省氣象局8月3日17時18分發布臺風藍色預警信號。 [66] 
無錫市氣象臺:8月3日17時31分發布臺風藍色預警信號。 [67] 
泰州市氣象臺:8月3日17時46分發布臺風藍色預警信號。 [68] 
常州市氣象臺:8月3日17時59分發布臺風藍色預警信號。 [69] 
南通市氣象臺:8月3日18時15分發布臺風藍色預警信號。 [70] 
蘇州市氣象臺:8月3日18時25分發布臺風藍色預警信號。 [71] 
鹽城市氣象臺:8月3日18時44分發布臺風藍色預警信號。 [72] 

臺風黑格比臺風影響

編輯

臺風黑格比中國

2020年第4號臺風“黑格比”于8月4日凌晨3時30分前后以近巔峰強度在浙江省樂清市沿海登陸,登陸時中心附近最大風力有13級(38m/s)。臺風造成浙江、上海2?。ㄊ校?市30縣(市、區)188萬人受災,5人死亡,32.7萬人緊急轉移,1.2萬人需緊急生活救助;4300余間房屋倒塌,8000余間不同程度損壞;農作物受災面積76.3公頃,其中6.3公頃絕收;直接經濟損失104.6億元。 [11] 
浙江
截至2020年8月2日16時,浙江省43艘客渡運航線停運,95艘作業船舶停工,101個水工項目撤離并計劃撤離,海事部門全部執法船艇及109艘拖輪已分布在浙江沿海各個水域開展應急待命。 [36] 
8月3日10時,中國鐵路上海局集團有限公司發布消息,決定從當日14時至次日8時對杭深鐵路臺州蒼南間、金溫鐵路麗水溫州南間列車采取臨時停運措施,將密切關注臺風路徑變化,根據風速雨量和災害影響程度等動態調整列車開行方案。 [73] 
截至8月3日12時,浙江溫州、臺州等重點防臺水域共緊急疏散水上旅客4481名,該轄區所有沿??瓦\船舶已停航。 [54] 
8月3日晚,溫州市教育局辦公室發布《關于進一步做好臺風“黑格比”防御工作的緊急通知》,要求全市各幼兒園、托幼機構、中小學校、中等職業學校和培訓機構立即停止一切形式的活動。 [74] 
8月4日早晨,臺州黃巖區上鄭鄉爆發山洪,水泥欄桿被沖倒,廊橋被沖毀。 [75] 
受臺風“黑格比”影響,截至8月4日12時,各大航空公司已取消當天進出杭州蕭山國際機場航班112架次,其中進港54架次,出港58架次。 [76] 
據不完全統計,因臺風影響,溫州市共有31個鄉鎮(街道)嚴重受災,受災人口79.1萬人,倒塌房屋25間、建筑工地臨時工棚2088間;農作物受災面積50.04萬畝、成災18.89萬畝、絕收7.54萬畝;停電112萬戶,境內7條高速全部封閉,縣鄉道中斷29條,通信基站中斷3907座,受災樹木3411株,該市基礎設施損毀嚴重;龍灣、樂清、永嘉部分城鎮內澇嚴重。溫州市直接經濟損失28.58億元。 [9] 
福建
2020年8月3日,福建相關沿海旅游景點及涉島旅游、濱海施工工地等,當天8時之前關閉和停工。閩江河口國家濕地公園當天起暫時閉園。
2020年8月3日,受臺風“黑格比”的影響,福建124趟列車停運。從鐵路部門公布的停運車次統計表可見,3日,福州站停運56趟列車,福州南站停運68趟列車,其中多為往來于福建與浙江、上海、江蘇等地之間的車次。 [77] 
上海
“黑格比”給上海造成的影響
“黑格比”給上海造成的影響(2張)
臺風“黑格比”于8月4日21時到達上海同緯度。受其影響,4日傍晚到5日早晨,上海部分地區出現特大暴雨。據統計,8月3日18時至5日9時,全市測得數據的723個測站中,24個雨量達到特大暴雨程度,約占3.4%;145個達到大暴雨程度,約占20.7%;362個達到暴雨程度,約占51.8%。降雨主要集中在金山區、奉賢區、松江區。其中,金山區廊下地區雨量為333毫米,超過2013年臺風菲特期間的雨量。
受臺風和強降雨影響,18個站點監測到積水,積水最深的達120厘米。積水主要分布在金山區、松江區、青浦區等4個區,經過全力搶排,至8月5日10時左右,8處已退水恢復通行,10處正在處理當中。此外,臺風過境給上海機場、輪渡等交通帶來較大影響,兩大機場有600多個航班延誤或取消,鐵路方面上海站29個列車車次臨時停運,5條輪渡線停航,2條公交線路停運。 [78] 
臺風襲擊后,上海市經濟果林受強風及暴雨影響,引發洪澇、落果及倒樹等現象,給果園生產造成了一定損失。通過對滬郊各區果園的受災情況進行第一時間調查,主要受損情況如下:一是處于果實成熟尾期和進行災前搶收的果園,如黃桃和翠冠梨等,經過搶收,挽回部分損失,但仍有明顯落果現象,如奉賢區新葉村梨園平均落果75-100斤/畝;二是果實尚未成熟的果園,此次臺風不僅導致錦繡黃桃等落果達15%以上,還導致樹體受損,如臺風吹斷奉賢區吳房村17株桃樹的大主干;三是局部受臺風影響較大的果園,如金山區呂巷鎮1000-2000畝果園受災嚴重,暴雨過后,因排水不暢導致果園積水已超30小時。積水時間過長,葡萄后期會出現嚴重裂果,黃桃樹因受水泡而死亡。 [79] 
圖冊內容參考資料: [80] 
江蘇
江蘇省共撤離轉移人員21400人,回港避風船只9586條。及時協調,全力施救。并會同南通市政府,妥善處置浙江籍“浙臨漁12389號”漁船擱淺險情,5日4時30分16名人員全部撤離上岸。受臺風影響,4日,沭河形成2020年第1號洪水,駱馬湖、石梁河水庫超汛限水位運行,防汛進入全域高水模式。截至6日,“黑格比”對江蘇省影響已結束,沒有造成人員傷亡,沒有形成災害損失。 [81] 

臺風黑格比韓國

黑格比給韓國帶來洪水 黑格比給韓國帶來洪水
受4號臺風“黑格比”影響,韓國多地連續遭受暴雨襲擊,截至8月3日已造成至少12人死亡、13人失蹤。截至3日,新增的6名遇難者均出現于京畿道平澤市。當天,平澤市一座工廠被泥石流淹沒造成3人喪生,另有一棟家庭旅館被淹導致3人死亡。當天,還新增5名被大水卷走的失蹤人員,失蹤人數升至13人。因住宅被淹或居住區域發生山體滑坡,韓國已有超過900名居民流離失所。此外,連日的狂風暴雨還造成大量財產損失。過去三天,大水淹沒的耕地面積超過2300公頃,被暴雨破壞的公共及私有設施多達1700余處,6條鐵路暫停運營。首爾仁川等地還發生了因暴雨造成的地面塌陷事故,但尚未發現人員傷亡。據韓國氣象廳2日發布的消息,受“黑格比”影響,未來幾天暴雨天氣將持續影響韓國中部地區。 [82] 
截至8月7日上午6點,韓國首都圈和中部地區持續一周的暴雨洪災已造成17人死亡、10人失蹤、2500人受災,以及6162處設施毀損。韓國各地已經投入超過6.2萬名公務員、消防人員、警察和志愿者參與救災。韓國部分地區已經連續44天降雨,創下2013年以來紀錄。韓國氣象廳預報,8月8日以前中部地區還將出現200至450毫米的降雨。 [10] 
詞條圖冊 更多圖冊
參考資料
展開全部 收起